被计程车司机酸「过太爽」...他感概:一个人过得不如意,并不

  • 作者:
  • 时间:2020-05-22

有时候,你看见别人的体面。一流思维是问:「他怎幺做到的?」二流思维是想:「我把自己做好!」三流思维是讽:「他怎幺那幺爽!」


前几天,我从市图出来,招计程车準备回家,司机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怎幺这幺爽?这时间不用工作,在这里闲晃。」

我愣了一下,司机看来是斯文人,不像是疾世愤俗的酸民。是寒暄的玩笑话吧!我想。

「没有啦!我来研习的,也算是工作。」我笑笑回应。

「研习很爽啊!骗吃骗喝的。」司机斯文依旧,说出来的话却很反差。

「啊你们研习能报车马费吧?可以自己乱报啊!」司机继续发挥天马行空的歪解。

还好我擅长卖惨和装傻,就不断打哈哈,结束这段对话。其实,我是受邀去演讲的。但通常在车上我不会透露太多,除非话投机谈得来,不然遇上酸意满点的司机,真的会让你无法招架啊!大多我印象深刻的司机,都是对工作乐在其中的。比方司机石源大哥,身兼医院音乐志工。

这位司机算是另类被我记住的。我猜想,他生活可能不容易,难免看见穿戴整齐的客人,就觉得别人生活都富饶诗意。

只是,他可能没意识到:一个人过得不如意,并不是过得如意的人害的。

这还不打紧,更要紧的是:你说的话,包含着你的思维模式。偏偏,思维是最难改变的。

除非是东尼遇上薛利。我想起最近看的一部电影《幸福绿皮书》,剧情非常有意思。薛利是鼎鼎有名的钢琴家,但他是个黑人。他决定前往美国南部巡迴演奏,但那是种族歧视最严重的地方。于是,薛利看上了司机东尼,因为他有在夜店当围事的经验,擅长处理麻烦纠纷。

这部电影妙就妙在,两人彼此的反差。

薛利是黑人,弹古典乐、举止高雅、财力雄厚。东尼是白人,好吃唬烂、言行粗俗、家境困顿。原先东尼对黑人充满歧视,他把黑人技师用过的杯子扔掉,最后迫于生活,只好当薛利的司机。但仍对薛利充满误解,他以为黑人都吃炸鸡、唱摇滚。可是,最后改变他的却是薛利。薛利教会他:自重言行,别人才会敬重你;老实做人,你才看得起自己。当然,在那个年代,即便薛利证明自己价值,却无法改变自己是黑人的事实。

他必须遵守「黑人绿皮书」:住廉价旅社、不得与白人共餐。

他在台上,宛若贝多芬,受人景仰;一下舞台,白人猛然想起他是黑人,黑人觉得他不够像黑人。

最后,他什幺都不是。东尼在这趟旅程,看见了薛利的坚毅,也看见了薛利的软肋。

最后回到家,当亲戚劈头问他:「那焦炭有没有对你怎幺样?」

东尼义正辞严地回他:「别这幺说他!」

思维变了,幸福还会远吗?

有时候,你看见别人的体面。一流思维是问:「他怎幺做到的?」二流思维是想:「我把自己做好!」三流思维是讽:「他怎幺那幺爽!」

你知道吗?没有人不辛苦,只是有人不喊疼。

作者简介_ 欧阳立中

师大国文系、台大中文研究所毕业,现为丹凤高中教师。

※本文获欧阳立中授权转载,原文出处

司机薛利黑人东尼思维看见改变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