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雷霆视角考察自由球员市场乱象

  • 作者:
  • 时间:2020-06-17

从雷霆视角考察自由球员市场乱象

在过去几周,NBA管理层会议中热议的话题之一就是球员「作妖」,因为近期的一些「自由球员」事件对小球市球队产生了不小影响。奥克拉荷马雷霆作为小球市的典型代表球队之一,必然会密切关注联盟对这种情况所採取的举措和未来联盟劳资关係的发展动向。当2017年夏天达成新的劳资协议时,各方都对此感到满意,并相信联盟已经走向正轨。新的劳资协议于2017-18赛季起生效,有效期7年,至2023-24赛季结束,不过在2022-23赛季结束后,联盟管理层或是球员工会任何一方都有权提前一年跳出协议。新的劳资协议主要针对球员合约的问题,新增加的条款有助于雷霆这样的小球市球队通过提前续约留住队内的球星,联盟希望新的协议能够让NBA各球队之间的竞争更加公平公正。

可现在看来,新的劳资协议在保障各球队之间竞争的公平性上并没有奏效,尤其是对于顶级球星的签约,而且在过去的几个月还发生了一系列不和谐的事情和”自由球员”风波。设置超级顶薪是为了奖励联盟中那些最优秀的球员,并帮助这些球员的母队留住他们,这对小球市球队格外重要,因为他们对于自由球员的吸引力远远比不上那些大城市。

超级顶薪条款并不奏效:

事实上,最早签订超级顶薪合约的球员有两位是来自小球市,分别是奥克拉荷马城雷霆的罗素-威斯布鲁克和华盛顿巫师的约翰-沃尔,刚刚和利拉德签订超级顶薪续约合约的波特兰拓荒者队也算是个小球市球队。除了他们之外,签了超级顶薪合约的球员还有休士顿火箭的詹姆斯–哈登和金州勇士的斯蒂芬-柯瑞。

然而,还有很多球员会放弃与母队签订超级顶薪续约合约的机会,在合约到期前的一到两个赛季中就要求被交易到其他球队,比如科怀-伦纳德、安东尼-戴维斯和保罗-乔治。还有其他一些情况,比如沙加缅度国王主动将德马库斯-考辛斯交易走,从而使后者失去签约超级顶薪合约的机会,还有像是黄蜂,他们不愿给肯巴-沃克提供超级顶薪,从而使得后者加入了塞尔提克。

这足以说明超级顶薪条款对球星的吸引力远远比不上大城市赞助商提供的发展前景。

对于小球市球队来说,现在情况岌岌可危,尤其是在过去几个月,根本没人在乎联盟的规定,球员随时可能开始「作妖」,球员、球队和经纪人之间的相互拉拢在交易冻结期结束前就暗流涌动。

乱象频出:

还有一点疑问是为什幺那幺多球员能够在正式成为自由球员后几分钟的时间里就宣布自己的新东家?有些自由球员的新合约细节甚至在球队被允许和自由球员经纪人交谈之前就被公布,很显然,球员、球队和经纪人都不再遵守相关规定了。就像运动画刊记者Michael McCann的文中指出的,如果你是一个遵守相关规定的球队或自由球员,而其他球队或经纪人都忽视这些规定,那幺你就已经处在劣势上了。

NBA联盟的核心目标是最大程度上保证规章制度的健全,从而使得整个联盟的各项功能能够良好地运行,即使有些时候可能有些球队会在竞争中处于劣势。最理想的情况是,每支球队都有机会取胜,球迷们相信比赛过程是真实的,而不是预先决定好的。

更加值得令人关注的是,在今年夏天转会的8位巨星中,有5位(安东尼-戴维斯、凯文-杜兰特、凯里-厄文、科怀-伦纳德和保罗-乔治)是离开母队后加盟位于纽约或者洛杉矶的球队。

大球市球队的好处之一在于他们的比赛会更多地出现在电视转播上,儘管我不是很确定联盟或亚当-萧华会为此感到担忧(不得不面对的一个事实是,亚当-萧华最不敢惹的就是转播赞助商,因为电视转播合约是联盟的一大笔收入来源),但在这种情况下,除去纽约和洛杉矶外的26支球队一致处于劣势,这一点需要格外注意。

NBA总裁亚当-萧华就自由球员市场乱象和球员「作妖」现象发表意见:”我们一直都知道联盟中有些球队存在违规现象,我们在联盟会议中达成的共识是我们需要重新审视相关规则。”

事实上,雷霆总经理萨姆-普雷斯蒂暴龙球队总裁马赛-乌杰里通过冒险的方式为球队引入超级巨星,他们各自交易来了还有一年合约在身,但不愿为母队打球,想要去洛杉矶打球的巨星,并试图将其留在队中,但最终都没能成功留下——更有意思的是,这两位球星现在是队友了。不过暴龙至少还拿到了总冠军,而且队内球员的合约在明年几乎全部到期,他们完全可以推倒重建。即便很多自由球员已经没有续约母队的意愿,但伦纳德是仅有的两位完全裸签的球员,另一位是艾尔-霍福德,其他自由球员,比如凯里-厄文、凯文-杜兰特、丹吉洛-罗素、肯巴-沃克和吉米-巴特勒都是通过先签后换的方式为原先的球队带来了些资产。

球员掌握着一切的权力:

但对雷霆而言,他们当时面临的处境和解决方式令人深思。去年夏天刚与雷霆续约的保罗-乔治转眼间又向球队提出了交易请求,更雪上加霜的是他还指定下家必须是快艇。当然,普总可以拒绝这一请求,但这样一来如果保罗-乔治公开交易请求,那幺普总将无计可施。和乔治情况相似,儘管安东尼-戴维斯提供了一个下家名单,但他真正想去的只有湖人。

有流言称,伦纳德秘密招募乔治加盟快艇这一事件引得暴龙和湖人不满。而对于雷霆,儘管他们得到了数量创造记录的首轮选秀权并且成功摆脱奢侈税,但因为这只是乔治单方面的意愿得到满足,雷霆同样感到不满。

当我听到Stephen A. Smith说伦纳德的舅舅要求新球队想法设法为他购置一栋豪宅、一架私人飞机并承诺赞助(这全部是违反劳资协议的)时,我想知道Dennis舅舅是否已经吃腻了多伦多餐厅提供的免费饮食,住够了多伦多的房子,要知道为了留下伦纳德,不少当地餐厅参加了”小卡饮食”的活动,为这位球星提供终生免费的餐饮,还有当地地产公司给伦纳德免费提供了一栋价值数百万美金的豪宅。

伦纳德表示以上这些都是媒体虚构出来的。不过,如果球星不遵守他们签约的合约,球队、球员和经纪人在不被允许的情况下密谋转会,小球市的球迷自然会认为联盟中的竞争充满着不公平。

「互相伤害」:

艾尔-霍福德在今年夏天加盟了费城76人,这使得塞尔提克非常不满,但问题在于,肯巴-沃克加盟塞尔提克的消息也是在冻结期结束前就被公布了,这就是一种典型的「互相伤害」。

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在赛季结束后球队立即开始招募自由球员,即使这是违规的行为。塞尔提克从中获利,他们通过这种方式得到了肯巴-沃克,但同时也因为这种方式失去了艾尔-霍福德。

和塞尔提克遭遇同样经历的还有湖人,这种模式帮助他们得到了安东尼-戴维斯,却也让他们在招募科怀-伦纳德的过程中吃瘪。

这些现象足以说明违规招募的问题解决起来非常棘手,不过有些建议还有很有道理的,比如在选秀前开启自由球员市场。事实上,最有效的一条就是把自由球员市场和NBA选秀的时间对调,至少这样球队可以根据他们在自由市场上的得失情况而进行选秀。

但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因为球员之间有充分的机会交谈,尤其是在世锦赛和奥运会期间,他们可以利用这些机会一起做些计划。

但是,快艇如此积极招募伦纳德(在伦纳德超过75%的比赛中,快艇都是大家谈论的主角)却免受处罚,违规与否的界限到底应该划在哪里?如果我是像雷霆的克莱-本内特一样的小球市老闆,我会很担心联盟在2022年夏天废除1-and-done规则,这条规则规定球员必须读一年大学或者高中毕业后等待至少一个NBA赛季的时间后才能参选。这是否会意味着,各支球队都会争相效仿快艇这个赛季(对伦纳德)的行为,直接从高中联赛中招募球员?还有,那些有影响力的超级巨星会不会亲自现身高中比赛,帮助他们的球队或他们的球员团体提前锁定球员?现在亚当-萧华面临着亟待解决的难题,除非他决定和保罗-乔治一起去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