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橙」来指涉颜色或水果,哪一种用法比较早出现?

  • 作者:
  • 时间:2020-06-17
橙色Orange

以「橙」来指涉颜色或水果,到底哪一种用法比较早出现呢?对此感到纳闷的人,不必再困惑了。「橙」这种水果,最早应该栽种在中国,逐渐传到西方,它的名字就像一圈圈果皮被沿途随意剥弃似的:从波斯文的“narang”到阿拉伯文的“naranj”;接着是naranga(梵文)、naranja(西班牙文)、orange(法文),最后终于到了英文的“orange”。「橙」做为颜色的名字,是到十六世纪才出现的用法;在此之前,英语系国家得用绕口又难念的“giolureade”或“yellow-red”(黄红色)来代替。「橙」以形容词的身分初登场的纪录,是在1502年,当时,约克的伊莉莎白(Elizabeth of York)买了「橙色的薄绸袖套」给女儿玛格丽特・都铎(Margaret Tudor)。

俄罗斯抽象艺术家瓦西里・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在《艺术的精神性》(Concerning the Spiritual in Art,1912)中写着:「橙色就像一个对自己的权力深信不疑的男人。」橙色无疑具备这样的自信。如果蓝色代表朦胧未知,那幺它在色轮上的对比色则带着一股急迫感。它以前是用来提醒人们注意潜在的危险。它是关达那摩湾拘押中心连身囚服的颜色、橙剂的颜色、九一一后美国第二级恐怖攻击威胁的颜色。橙色也应用在交通号誌与道路警告标誌上,部分原因在于,即使光线黯淡,它也能与蓝灰色的柏油路面形成高反差。飞机上记录飞航资讯的黑盒子,其实是橙色的,主要是希望在坠机事故后比较容易被寻获。

由于橙色王朝对早期现代欧洲的影响,其王室家徽的颜色远播至其他地区,範围相当广大。其中最显着的,就是与荷兰的关联:荷兰足球队的球衣是橙色的,南非境内一个波尔人(Boer)统治的区域被称为「橙色自由邦」,当然少不了一面同色的旗子来搭配。这个颜色同时也与新教教义及抗议有关,特别是在爱尔兰,当地新教徒被称为「橙党人」。

1935年,建筑师艾尔文・莫罗(Irving Morrow)琢磨着该为横跨旧金山与马林郡的金门大桥(GGB)漆上什幺颜色,最后决定选择一种红棕色调,现在被称为「GGB国际橙」,它与山丘浑然天成,却特立于海天之间。橙色偶尔也会到时尚圈晃晃。海伦・德莱顿(Helen Dryden)为《Vogue》杂誌所画的封面,是那幺美妙浮华的装饰艺术,显示橙色是1920年代的时尚固定配备,它在1960与1970年代也曾经引领风骚。不过,它之所以成为全球最成功的精品品牌——爱马仕的代表色,却是因为权宜之计。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这家公司的包装风格走奶油色系;但因为战争时物资缺乏,不得不改为芥末色,最后,他们别无选择,还能供货的硬纸板只剩下一种颜色:橙色。

康丁斯基也形容橙色是「受黄色感召,显得比较有人性的红色」。的确,它看起来随时有陷入其他颜色领域的危险:往两侧是红与黄,往下就是棕色。甚至本书在为色系分类时,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有好几个颜色都预定归在橙色系,如铬黄与赭黄,但经过进一步研究,最后归到其他类别。部分原因在于,直到近期,一般人仍然认为橙色本身并非「单色」,因此,就算有些颜色看起来明显为橙,如铅丹,就曾经被认为是红色或黄色系。

印象派画家则以令人信服的方式画出橙色的力量。克洛德・莫内(Claude Monet)开启此画派之名的作品〈印象・日出〉(Impression, Sunrise),中央就是一个亮澄澄的太阳。这些新派别的艺术家们激发了颜色对比的全新视觉理论,大量使用橙色。超亮的铬黄和镉黄,与各种蓝色(橙色在色轮上的对比色)搭配,创造出活力四射的对比效果,一次又一次地为艺术家们所使用,包括土鲁斯・罗特列克(Toulouse-Lautrec)、孟克、高更与梵谷。

不论使用的媒材为何,橙色就是有一种浮夸的气质。1855年,《歌迪仕女》(Godey’s Lady’s Book)杂誌称它:「太豔丽,因此无法优雅。」安东尼・伯吉斯(Anthony Burgess)在1962年为他那本反乌托邦小说取名为《发条橘子》(A Clockwork Orange)时,可能也做如是想。(他在一生中为此做出好几种解释:有一次说自己在东区一座酒吧里,无意间听见「神经兮兮跟个发条橘子似的」这句话;另一次则暗示这是他自创的隐喻。)

发明于1912年的霓虹灯招牌,原先是橙色的,至今可能还是最招摇、最明亮的广告方式,橙色同时也是极常被使用在告示牌与商店门面的颜色。包括尼克国际儿童频道、易捷航空、猫头鹰波霸连锁餐厅的商标,都善加利用了这个颜色的活力与醒目性。向康丁斯基说声抱歉,也许,「橙色就像一个男人,拚命追求别人相信他的权力」才是对这个颜色更好的总结。

相关书摘 ▶曾经被视为堕落与野蛮象徵的蓝色,如今却征服了全世界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色彩的履历书:从科学到风俗,75种令人神魂颠倒的色彩故事》,本事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卡西亚・圣・克莱儿(Kassia St Clair)
译者:蔡宜容

色彩,不只左右了艺术的发展,更形塑了我们的文化世界。

为什幺蓝色是暖色?绵羊是紫罗兰色?每种颜色的诞生,都跟人类历史、神话传说、自然演化有关……75种色彩的性格侧写、75种颜色的解码正名,这是一本华丽的色彩宝典,也是一本丰富的颜色履历书。

本书精选75种特别重要、或者带有特殊历史背景的颜色,讲述它们的有趣简史与出生证明,从中世纪画家根本负担不起的高贵颜料,到美国第一夫人蜜雪儿‧欧巴马一袭「裸色」礼服引发的世界争议……透过这趟缤纷旅程,你将发现——色彩,不只妆点了日常生活,更形塑了我们的文化世界。揭开色彩的神祕面纱,绝对让你我眼界大开!

以「橙」来指涉颜色或水果,哪一种用法比较早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