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守义用创意活水为台湾留下「纪录」

  • 作者:
  • 时间:2020-07-17

台湾知名纪录片导演

「我是最不商业的导演!」国内知名的纪录片杨守义导演创办的活水事业公司,作品含括Discovery频道「台湾无比精彩」与「台湾特战部队」纪录片、客家电视台「三只小虫」戏剧与「昆虫捉迷藏」科学影片,及外贸协会国际形象广告等,并以国科会科学节目「台湾昆虫.惊豔100」于101年荣获金钟奖肯定。

另外2014年以「法布尔昆虫记」获选国科会10集纪录片补助拍摄。杨守义受访时表示,信仰在他心中有一把尺,让他清楚知道自己要选择甚幺,所以从业十五年来他都在拍摄生态或人文纪录片。

杨守义用创意活水为台湾留下「纪录」

杨守义

探索生态体察上帝创造
他和合伙人都是基督徒。杨守义说,公司用「活水」名称源自圣经,期许他们拍摄的影片,在创意题材或方向,如圣灵的「活水」能不断地涌出,为主发光发热。他表示,Discovery的宗旨是探索、求新的知识、认识地球科技;在拍摄过程,他们都明白背后最大创造者是上帝,每次在探索地球或科学的过程,更让他们更体察神无所不在,祂所创造的奇妙。

在商业当道、导演新人辈出的环境,要如何走出不一样的路?杨守义表示,一般有经验的导演都会知道,现在观众的味口或是电视台老闆的喜好,就会先考量是否要投其所好;也有的导演选择不需要观众,而是想教育观众。身为基督徒的他,比较多考量的是「慎选好的题材或合作对象」来做。

杨守义用创意活水为台湾留下「纪录」

客家电视台戏剧「三只小虫」

因为想要拍一部影片,不是导演能完全决定,通常是投资者有经费找导演来拍,如果投资者是某个商业公司,导演也愿意帮这家公司拍纪录片,事先就会了解后续可能的情况。还好他过去参与的公司坚守在关心生态、人文,在拍摄纪录片,价值观就比较不会偏颇。因为拍生态纪录片,通常要投入很多心血,回馈的成本较少,台湾很少片商要拍,所以做得人也少,后来他成立的工作团队就选择在这个领域去经营。

他说,刚开始他并不喜欢拍生态影片,后来发现拍摄生态影片反而比较靠近上帝创造,也发现人类因着开发等各种因素去破坏环境。也因着拍摄影片,他接触很多科学家,或对生态有兴趣的达人,看到被创造的自然万物,从他(它)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从原本只是一份工作,久而久之发现没有太多人做于是就全心投入,彷彿一个读电影科系的学生重回学校,再去修生物学或生命科学学分一样。

靠着信仰坚持突破困境
谈到信仰对他拍片的帮助,杨守义表示,一般谈到拍片,以为只有在拿起摄影机对着镜头拍摄的那一瞬间,其实从开始谈企划就很重要,还要连络很多人,如果没有信仰的帮助,遇到挫折可能就很容易放弃;加上到现场拍摄,可能要等待合适的时机,拍完后还要剪接,整个处理的过程就是在「磨」、「捏」到好。

过程中有时前辈会教导,但很多时候是自己去学习成长,就像一个人在修炼一样,如果没有信仰的支持,或是神话语的帮助,往往是走不下去的。特别是有的时候会去埋怨很多事,而信仰会让一个人冷静下来,在经过一段磨练之后,最后学到的东西就是属于自己的;但是如果没有这样的看见,或是从信仰上得到帮助,就会做得很不快乐。

他说,刚开始做的时候,是跟着别人指示照做,而后累积的学习「厚度」,让他现在扮演的角色,是即便有各种意见进来时,他也能判断这些意见的好或不好,而透过后製把不好的地方修正而让它变得愈来愈好。

印象最深是一起拍摄的团队
问到哪一部作品让他印象深刻?杨守义却表示,让他印象深刻的反而不是拍摄那一部影片的感动,而是与配搭的人,当初是如何互相「磨对方」,不论是一起合作或是互相调整。因为每次拍片合作的团队会不同,每次案子结束后,记忆深刻的不是自己面对的作品,而是当初面对的人;因为通常合作的人带来最大的困扰,但也是留下最多感情,也是他最珍惜的部分。

杨守义用创意活水为台湾留下「纪录」

海洋纪录片

很多导演主观意识都很强,如同乐团的指挥,尤其愈资深的导演更是如此,但是他说,自己的个性比较柔软,他多半先告诉摄影师他想要拍摄的概念,之后就全然放手给摄影师有更多空间去完成,也因此最后他要收尾就比较麻烦,要把每个人拍摄的影片再作剪接,因为可能拍的毛片有的部分不是属于自己要的,他必须花更多心力去重新组合,也是最大的困难。

常常事后他会想为何他要折磨自己,当初为何不直接要求摄影师照他指示去拍?但是当他看到与他一起工作的人都很快乐,创作上很自由,而且最后剪接呈现的效果甚至更好时,就感到值得。但也因是拍摄纪录片,也没有脚本,这几年让他可以试着用这方式去做。

杨守义用创意活水为台湾留下「纪录」

杨守义作品:Discovery「台湾特战部队」

杨守义用创意活水为台湾留下「纪录」

「法布尔昆虫记」拍摄现场

他很喜欢拍摄Discovery的影片,主要是Discovery这几年陆续为全世界作纪录片,製作人来台北后,看他的作品,然后给他意见,也会告诉他目前全世界其他导演的想法是甚幺,给他有很多帮助的建议,让他蛮享受;因为他被製作人尊重,他也尊重摄影师和执行製作给对方空间;留下的是创作过程而不只是作品。

过去虽有磨难仍充满感恩
以前都在帮别人作,创业后近五年,拍摄卅多部影片,他说,除了纪录片外,对于多媒体,他们都有兴趣拍,如「360度环场影片」,未来他想做的是正在发生的人物纪录片。

对于想要拍福音纪录片的人,他认为导演本身还是要先从圣经上花功夫,明白上帝的心意,诚实面对自己生命的光景,否则如果只专注拍摄技巧,即便是传递上帝的爱或信仰价值,就不够深度。

谈到自己五年专科读企业管理,后来插大读电影。他说,不论是转唸电影,或是开始做第一份工作,当下都不觉得顺利,仍会有很多埋怨、不快乐,现在四十多岁的他回顾过去,想到这些经历帮助他在生命的厚度和工作内涵增加,心中却向神充满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