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之后

  • 作者:
  • 时间:2020-08-10
3月8日之后

今年3月8日,似乎是特别的亮眼;除了本地团体举行活动,希望唤起社会对妇女议题的关注外,全球的女权团体亦发起 Women’s March, ‘A Day without a Women’ 的行动,希望促进性别平等;在社交媒体上,不难看到不同国籍、种族的女性在这天挺身走出来,捍卫平权。

而在这个充满活力的妇女节,有一群妇女,如常在争取她们仍未得到的公义。

今年3月8日适逢是星期三;在韩国首尔,自1992年起的每个星期三,一班倖存的慰安妇,以及关注女性暴力议题的人士,均会在首尔的日本领事馆门外请愿,要求日本政府承认相关罪行,正视历史,并作出道歉及赔偿,更于日本领事馆门外设立慰安妇少女像。

3月8日之后星期三示威:黄帽为慰安妇少女像

自1992年,这个「星期三示威」(Wednesday Demonstration) 从未休止,而慰安妇少女像更渐渐设置于全国不同地方,甚至于海外,纪念这些于战争中倖存的女性。于二战期间,日军于亚洲地区大规模强徵女性当慰安妇,强迫她们作性交易。1996年1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表慰安妇调查报告,建议日本应就慰安妇问题负起法律责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特别调查员Radhika Coomaraswamy亦于报告中指出,慰安妇应明确被视为一种性奴隶制度。而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亦于2008年通过决议,列明「强姦及其他性暴力均可构成战争罪行、遗反人性的罪行或关于种族灭绝的罪行」。

即使如此,慰安妇议题却鲜有被各国政府正视,甚至只是被当作政治筹码;例如2015年韩日两国部长于未有谘询在世慰安妇的情况下,自行就慰安妇议题「取得共识」,日方会向在生的慰安妇提供赔偿,但前提是要韩国慰安妇停止指责日方,甚至移除慰安妇少女像,完全与倖存慰安妇要求日方正视历史的诉求背道而驰;是以,这项所谓「共识」,一直未被韩国的慰安妇所接受。

3月8日之后于梨花女子大学附近的慰安妇少女像

事实上倖存的慰安妇希望得到,不是赔偿,而是公道;作为性暴力倖存者,她们希望这段历史得到正视,从而令各国政府关注战争罪行可性暴力,而採取有效措施杜绝;她们亦设立蝴蝶基金(Butterfly Fund)以协助全球各地因战争而遭受性暴力女性。

「星期三示威」仍然继续;笔者于一月前往首尔,那个零下十二度的星期三,这个天气对年近九旬的慰安妇倖存者来说也许太严峻,她们当天未有上街;然而,更多的,是年轻一辈,更有小学生,她/他们轮着上台发言,表示对倖存者的支持,以及表达消除性别暴力的决心;还为领事馆门外的慰安妇少女像穿上御寒衣物。韩国朋友指,这是一场持久的抗争——一天得不到公道,她们每个星期都会出来,风雨不改。

3月8日妇女节,不应只是一天的「女仕优先」,或是各商户所提供的「女仕优惠」;更重要的是持续的关注,令性别达致真正平等,消弭针对性别的暴力行为——

相信不少女性(或男性,或其他性别)所希望的,不会是每年一天的「特权」,而是有一天,社会达至真正的性别平等,而她们不再需要再利用妇女节唤起民众对性别不平等的关注。

3月8日之后Women and War Museum

延伸阅读:
战争与女性人权博物馆 (the war and women’s human rights museum)
Yonhap News Agency: (9 March 2017) Statue remembering Korea’s comfort women erected in Germany